你好,欢迎来到奇闻吧精彩专题
奇闻吧网-探访天下奇闻怪事,一览世界神奇景观。
当前位置:奇闻吧 >> 【历史趣闻】 >> 世界历史 >>    正文

印尼猴子一直对中国实用侮辱性的“支那”,中国要如何报复这群丛林中的猴子?

印尼总统苏西洛签署2014年第12号总统决定书,正式废除1967年第6号通告,把“支那”(cina)改称“中华”。这一改变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历史意义?

印尼总统苏西洛签署2014年第12号总统决定书,正式废除1967年第6号通告,把“支那”(cina)改称“中华”。这一改变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历史意义?

印尼官方以“支那”(印尼语:Cina)蔑称中国,始于苏哈托执政时期。在此之前,印尼华侨一直自称中国人,将中华民国称为“中国”或“中华”(印尼语:Tionghoa)。统治印尼的荷兰殖民当局,以及1945年成立的苏加诺政府,也均以“Tionghoa”称呼中国。①

1965年,印尼发生“九三零大屠杀”,其大略过程是:9月30日深夜,苏加诺总统卫队营长翁东中校等人,率部秘密包围了7位陆军高级将领宅邸,将其中6人打死,唯一人逃脱。10月1日上午,翁东发布全国公告,声称事件目的,是为保护苏加诺免受由美国中情局扶持的陆军将领控制。下午,陆军领袖苏哈托发动反攻轻松取胜,并公开指责印尼共策划了此次政变,且背后有中共支持。随后,苏哈托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针对印尼共及华侨的大屠杀;

但迄今为止,印尼共究竟是政变的发起者,还是被中情局支持下的印尼军方“钓鱼”,档案尚未公开,仍是未解之谜;至于中共,中情局虽多方搜集材料,但其报告亦不得不承认:“应该认为,没有证据证明中国直接插手了这次印尼政变”。②

印尼猴子一直对中国实用侮辱性的“支那”,中国要如何报复这群丛林中的猴子?

图注:印尼“九三零屠华事件”的幕后操控者苏哈托

“九三零事件”成为印尼官方对中国之称呼的转折点。1966年,印尼军方向苏哈托提出:“为了恢复使用国内外以及各种语言普遍使用的对有关国家及其公民的一般称呼,但主要是为了消除我国人民的自卑感,同时也为了消除我国国内有关居民集团的优越”,陆军要求“恢复使用‘支那人民共和国’一语以及‘支那公民’一语来称呼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公民”。随后,印尼官方通讯社、广播电台、电视台和报刊等,相继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印尼语:Republik Rakyat Tiongkok),改称为“支那人民共和国”(印尼语:Republik Rakyat Cina),将中国侨民改称“支那侨民”。③

中国政府亦立即做出回应,强调“‘支那’一词,是在印尼还受到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统治时期用来侮辱中国人民的用语”,指责印尼政府“为了煽动反华排华的种族主义情绪,不惜抄袭帝国主义者和殖民主义者的这种肮脏语言”。④

尽管“支那”一词的“侮辱性涵义”,直到20世纪初才被中国知识分子提出并普及给国人,但在此次事件中,“支那”一词最原始的古老涵义如何并不重要。苏哈托政府明言使用“支那”之目的,是为了“消除我国国内有关居民集团的优越”,意即充分了解“支那”一词,对当日之华人而言,乃是侮辱性词汇。中方的反应,则说明其同样切实接受到了这一侮辱性讯息。

因“支那”一词,自60年代以来,中国与印尼之间冲突迭生。譬如:1967年3月,印尼“临时人民协商会议”在邀请中国大使的请柬上,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写成“中华民国”。在大使馆表示严重抗议后,再次送来的新请柬上,却将中国改称为“支那人民共和国”。中国大使馆就此照会印尼外交部,指责印尼“甘当美帝国主义走卒”,“狂妄地篡改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名,这真是荒谬之极,愚蠢透顶”。⑤

印尼猴子一直对中国实用侮辱性的“支那”,中国要如何报复这群丛林中的猴子?

图注:1990年7月3日,中国、印尼两国外长在北京签署两国政府关于恢复外交关系的公报

在两国交恶的冷战背景下,中方的抗议无济于事,印尼内阁干脆明确发布通告,宣布以“支那”替代“中国”和“中华”,并谓理由有二:一是历史原因,二是“印度尼西亚人民喜爱那个字眼”。此即所谓的“1967年第6号通告”。⑥同年10月,印尼宣布与中国断交。在被侮辱性地变成“支那人”后,印尼华人还被禁止使用中文名字、不允许过中国节日、关闭华文刊物。印尼官方甚至设立“支那问题统筹机构”,监视华人行踪。

此种不正常的歧视性称呼,一直延续至冷战结束。1990年,中国与印尼恢复外交关系。在谈判中,对中国如何称呼,成了一个难题。彼此协商的结果,是中方不再坚持要求印尼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印尼语:Republik Rakyat Tiongkok)这一称呼,印尼方也不再坚持使用“支那人民共和国”(印尼语:Republik Rakyat Cina),双方各退一步,统一采用英语中的“china”一词。此后,在印尼的官方文件中,绝大部分统一称中国为“china”,而不再称“Cina(支那)”。

但印尼民间对“Cina”的使用已形成习惯,更改本就不易,更何况:一者,印尼当局并无文件要求民间更改称呼;二者,新一代的印尼华裔后人绝大多数已不了解“Cina”一词在历史上所承载的侮辱性涵义。所以,大多数场合,印尼人仍习惯性地在使用“Cina”一词称呼中国,甚至连媒体亦不例外,如2002年,印尼总统梅加瓦蒂访华期间, 大多数印尼媒体仍将中国称为“Cina”,只有《爪哇邮报》使用了“China”。⑦

正如《雅加达邮报》所援引之印尼大学历史学者班邦·维巴瓦塔所言:在今天的印尼,因为对历史的遗忘,“Cina”早已不再是针对华人的歧视性符号。只有部分当地华人与中国人,依旧对“Cina”一词深怀反感。⑧如今,印尼官方以签署总统决定书的形式,正式废除“1967年第6号通告”,虽于陈年往事早已无补,但多少亦可谓对历史之拨乱反正。

关键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