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奇闻吧精彩专题
奇闻吧网-探访天下奇闻怪事,一览世界神奇景观。
当前位置:奇闻吧 >> 【世界之最】 >> 中国之最 >>    正文

端午节为什么与蛇和雄黄有关?

端午之日,最早在古人眼中,是阳气极盛,蛇虫滋生的不详之日。《太平御览·夏小正》有载:“此日蓄药,以蠲除毒气。”这个禳灾辟邪除病的日子,到了汉唐,渐渐有了节日的模样。人们除了沐

端午之日,最早在古人眼中,是阳气极盛,蛇虫滋生的不详之日。《太平御览·夏小正》有载:“此日蓄药,以蠲除毒气。”这个禳灾辟邪除病的日子,到了汉唐,渐渐有了节日的模样。人们除了沐浴、配五彩线,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做,就是喝雄黄酒。传说虫蛇等物皆怕雄黄,雄黄解毒。

小时候看过赵雅芝版的《新白娘子传奇》的人应该都有印象:端午那天,白素贞误喝雄黄酒,现出巨蛇真身,把许仙直接吓死。电影《青蛇》中也有相似情节,不过喝了雄黄酒现真身的是躲在凉亭下的青蛇,白蛇因为功力深厚硬扛住了,虽然最后许仙也没逃脱被吓死的结果。

端午节为什么与蛇和雄黄有关?

不过今天讨论的焦点不是雄黄和蛇的敌对关系。毕竟在《白蛇传》这个凄美神话中,有着严重违反正常物种习性逻辑的情节缺陷——蛇作为冷血动物,是怎么在古人的笔下成为贤惠善良,现了真身都没有狂性大发吃掉许仙的好“女妖”的?

很久以前,蛇在某种程度上便代表着性。《圣经》中,引诱夏娃偷吃禁果的是蛇;中国神话传说中,“伏羲鳞生,女娲蛇躯”,到了东汉,还有将女娲当做象征女阴的蟠蛇图腾。蛇的女色形象自此挥之不去。到了唐代,社会上“慕怪”之风大盛,各种精怪传奇不胜枚举。蛇作为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自然不会被摒弃在唐人的创作灵感之外。

端午节为什么与蛇和雄黄有关?

《太平广记》中的《李黄》、《李馆》篇,是我们现今为止找到的最早的讲述蛇化美女的故事。据书中所言,唐元和二年,陇西士人李黄在路上瞎逛的时候被一位“白衣美姝”勾引,色迷心窍的和美女到她家瞎混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终于迷迷糊糊的回了家睡觉,家人看他不对劲,就去掀开棉被(也许是想吵架),却发现他“唯有头存”,身体被白蛇所化的妖女吃光了。

另一《李馆》篇中的男主人公李馆更倒霉。被“白衣美姝”勾引到家后只是跟人家友好的认识了一下,没过夜就遗憾的回去了。结果,刚到家就“脑裂而亡”。

虽然两篇文章受当时道教节欲思想的影响,所讽刺的是社会上大盛的嫖妓之风,旨在告诫世人不要天天游手好闲,贪恋美色,但所用以警戒的妖怪形象为蛇妖,不得不说在当时人们的心中,蛇妖即为“外表美艳、心如蛇蝎”的凶残妖物,是可以毫不留情灌雄黄酒的敌人。

端午节为什么与蛇和雄黄有关?

这种对“非我族类”的惧怕,到宋时已经稍有缓解,并且这时的蛇妖故事中的具体情节已经无限接近现今《白蛇传》的版本。话本《西湖三塔记》中,男主人公奚宣赞有家室却性喜玩乐,清明的时候跑到西湖上看风景,遇到了迷路女孩白卯奴。后送白卯奴回家时,结识了女孩的母亲,白衣美妇。这位妇人据描述,有着“绿云堆发、白雪凝肤”之容,奚宣赞没经受住诱惑,和人家私下结为了夫妻。结果美滋滋的日子没过到半个月,白衣美妇就有了新欢,要挖出他的心肝来下酒。

幸运的是,出轨男奚宣赞被人所救,又有一位当道士的叔叔替他做法事捉了妖,这才险之又险的保住了小命。而白蛇所化的白衣美妇,则被封印镇压在了西湖三塔之下。

可以看到的是,这时候的蛇妖仍是害人性命的精怪,冷血残忍,令人惊惧。作者写此话本的目的,除了告诫人们勿要沉迷美色之外,还有对于女性形象的过分丑化,是封建社“女人红颜祸水”思想的集中体现。

说的好像集体出家就安全了。

到了明代,冯梦龙编撰的《警世通言》中,特有《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一篇。从故事的名字我们就可以看出来,这时候的蛇妖已经不是没名没姓的冷血精怪,而是有了温柔的称号“白娘子”。严苛的礼教带来了白蛇妖形象的改变,人性一下子显露了出来。

明代的蛇妖白娘子,人物设定是个“如花似玉的美妇人”,虽然是寡妇,许宣却一见倾心。只是囊中羞涩,担心娶不起如花美眷。

因此,当白素贞提出愿意与其“结百年之好”时,许宣带着如接到彩票中奖电话后的不信任感,拒绝了这个诱惑。无奈之下,小青(这时候的她是一只鱼精)只能再加砝码,说白娘子有钱,愿意赠与他五十两。得到实锤的许宣欢欢喜喜的应下了这门亲事,并暗搓搓的打算盘:“真个好一段姻缘。若娶得这个浑家,也不枉了。”

当然,妖精怎么会有金钱的观念,钱自然是偷的。打着薅大户羊毛的想法,白娘子偷的还是官府的库银。但是她偷的的银子也没给自己买化妆品买包包,而是贤惠的给老公置办了好衣服,把许宣美的不行。结果被官府找上门后,许宣立刻甩锅白娘子,说自己不知情,只是没人信。后来遇到了法海禅师,被告知对他千好万好的老婆是蛇妖,又立马央求法海将她收服镇压,完全没有任何情义可言。总的来说,“许仙”的形象仍停留在所谓的渣男行列。

反观白娘子,作为一个妖精,修养却比前辈们高出了许多。面对种种怀疑和刁难,最多不过是变成原型把捕蛇人吓走,面对许宣,说的最重的一句话怕就是“你好大胆,又叫甚么捉蛇的来!你若和我好意,佛眼相看;若不好时,带累一城百姓受苦,都死于非命”。还只是口头威胁,最终也没有付诸实践,却仍摆脱不了被永镇雷峰塔的命运。

这时的白娘子,不过只是一个想要幸福婚姻的女人罢了。

清代,市面上出现了话本《雷峰塔传奇》,一开卖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被钦点为皇室御用剧本。这时候的白娘子彻底褪去了妖性,摇身一变成为一名貌美温柔的大家闺秀,许仙也摆脱了渣男头衔,被塑造成了“风流俊雅,道骨非凡”的书生。

端午节为什么与蛇和雄黄有关?

但是,在得知白娘子为妖后,许仙的人设还是崩了。一句“禅师,可曾收那妖孽?”,让十月怀胎的白娘子所有的执着都化作了笑话。可怜的是,许仙几句哄骗就又回心转意的白娘子,等待她的却是生下孩子后被趁虚而入的法海镇入雷峰塔。

当然,这部剧收获了无数观众的眼泪,也让不懂爱的法海形象深入人心。可能为了照顾当时的社会政治环境和读者的心情,这部剧结尾强行给佛祖加戏,点化了白娘子,让其断情成仙而去。

直到近代,鲁迅先生在五四运动的浪潮下,发表了《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将许仙说成了乐于助人的好人,将青蛇白蛇设定成了要报救命之恩的好妖精,而法海变成了因嫉妒而强行带走许仙,设计镇压白娘子的坏蛋。大体来说没什么改变,只是给许仙又作了一次彻底的洗白。

最终,田汉先生延续了鲁迅的这一灵感,作出了《白蛇传》,才有了我们今天“西湖偶遇”、“彼此生情”、“夫妻开店”、“法海捣乱”、“妖现原形”、“金山斗法”等现在我们耳熟能详的情节。许仙也终于转变成了那个在被自己老婆吓得够呛的情况下,仍能说出“娘子啊,纵然你是异类我也心不变!”的好男人,这个故事也成为了凄美的爱情神话。

关键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