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奇闻吧精彩专题
奇闻吧网-探访天下奇闻怪事,一览世界神奇景观。
当前位置:奇闻吧 >> 【奇闻趣事】 >> 奇闻怪事 >>    正文

民间故事:男子贪财盗墓,进墓后,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在长江边的奉节县,有四句歌儿老少都会唱:“许尤,许尤,无冤无仇,无故开墓,罚你上油!”这歌儿说的是有个叫许尤的贪官,偷盗刘备刘皇叔墓室的事儿

在长江边的奉节县,有四句歌儿老少都会唱:“许尤,许尤,无冤无仇,无故开墓,罚你上油!”这歌儿说的是有个叫许尤的贪官,偷盗刘备刘皇叔墓室的事儿。

 古城奉节以前叫夔州,州府大堂的门有三道,一道中门,两道侧门,可奇怪的是,大堂的中门一年四季都死死关着,从来没有人见它开过。

blob.png

 那时候,来了贵客,是要开中门迎接的,就是小家小户的也要开堂屋门迎客,以示恭敬,可是夔州府不管谁来了,都得走侧门,因为刘备刘皇叔的墓室就在大堂下。你官再大,钱再多,还能和刘备刘皇叔相比?人家怎说也是偏安一隅的蜀国皇帝啊!

 所以,这不开中门,已成了夔州府不成文的规矩,当地就传下一句歇后语:“夔州府的中门—开不得。”

 明朝万历年间,有个到夔州新上任的知府,叫许尤,是个不信邪的家伙。他是个状元,被皇上钦点的,上任时想来点排场和威风,硬是叫人打开夔州府的中门来迎接他。

 开始时下面的人不敢,但许知府发了话,不听他的,就回家抱孩子去,哪个又想丢掉饭碗呢?天高皇帝远,这知府可是这儿最大的官呢,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死,人家要开中门,不开行吗?

 新知府上任可是大事儿,那天好热闹,夔州全城都闹哄哄的,吹号的,打鼓的,敲锣的,踩高跷的,划龙船的,仪仗队进了城,人们看稀奇,街上全挤满了人。

 这知府大人耀武扬威地坐在十人大轿上,进了依斗门,穿过走马街,上了九步梯,到了狮子坝,刚刚到达府衙的门口,说也怪,那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乌云密布,黑压压的,狂风陡起,雷电交加,一个闪电直刺刺地向这十人大轿袭来,又一个雷响当当地劈在新知府耳边,把个许尤吓得尿了裤子不说,还从轿子里滚了出来,趴在地上,像死猪一样一动不动,嘴巴里还不断地吐白沫。

 围观的人感到好笑,有人说新知府得了母猪疯,有人说他得了羊角疯,有人说他是花痴,见前面站了个乖妹儿就发作了,当然什么都不是,要是真有这些病,哪能考得上状元、当得了知府呢?

blob.png

 后来许尤自己说是张飞一巴掌把他从轿子里打出来的,朦朦胧胧中,他看到了后汉昭烈帝刘备高坐在中堂,诸葛亮手摇鹅毛扇,关二爷举起青龙偃月刀,张飞抡着丈八蛇矛,守在中堂门口,不让他进去,还口口声声要杀他。

 从这以后,许尤再也不敢开启中门了,可是这许尤,是个大大的贪官,有人说因为他来了,夔州的地皮都下陷了两寸!天上飞的鸟儿,他要拔根毛;长江里游的鱼儿,他要刮片鳞;煮在油锅里的铜钱,他都敢伸手去捞!夔州本来就地瘠人贫,家穷村瘦,遇上这号当官的,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一天,许尤在后堂清点他搜来的金元宝,突然手指一滑,“当”的一声,一个金元宝掉进了砖缝里,许尤十分惊奇,这里的地上全是用一块块四方砖头镶上的,砖缝这么小,这金元宝是咋个滚进去的呢?

 于是,许尤就把这块四四方方的地砖撬开,奇怪,金元宝不见了,却出现了一块光溜溜的乌黑发亮的圆形石板,一敲,“咚咚咚”,声如庙里的大钟,显然里面是空的。

 许尤心里高兴得不得了,早就听说刘皇叔的墓室就在知府中堂下面,看来所言不欺人啊,里面一定藏着不少的宝物哟,这下自己可就发大财了。从这儿下去,说不定刚好找到墓道。许尤心里那个乐啊,就像娶了个花儿似的小老婆。

 果然不出许尤所料,撬开这圆形的石板,当真出现了一个墓道,虽然黑洞洞的,但许尤仍然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他怕别人知道后会分了他的财喜,就谁也没打招呼,悄悄地一个人,提着盏灯笼独自钻进了墓道。

 许尤下了九九八十一道墓梯,过了三道门,转了九道拐,走着走着,一股冷风袭来,把灯笼给吹灭了,于是眼前就黑咕隆咚的了。

 许尤慌了,浑身打颤,冷汗直淌,好一会儿才稍微定了定神,勉强打起精神,朝前面摸去。

blob.png

不一会儿,终于有了一丝丝儿亮光,许尤走近一看,好大一个墓室,一个极大的棺材,用铁索吊在了空中。棺木是朱红漆的,正中有一盏金晃晃的万年灯,在那里眨呀眨地闪着绿荧荧的光。

 许尤细细一看,灯柱上还刻有“孔明灯”三个字,灯柱下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几个字:“许尤,许尤,无冤无仇,无故开墓,罚你上油!”

 落款是诸葛武侯,时间恰恰是一千多年前的今天!再一看,上任那一天的情景又出现在眼前:汉昭烈帝刘备高坐在中堂,诸葛亮手摇鹅毛扇,关二爷举起青龙偃月刀,张飞抡着丈八蛇矛,许尤顷刻之间双脚发软,一下子瘫在地上,胯下热乎乎的,尿裤子啦,他战战兢兢地爬起来,磕头如捣蒜,嘴里结结巴巴地说:“丞相饶命,丞相饶命!”

 原来一千多年前的孔明算定今后有个贪官叫许尤要来此处,于是罚他上油!

 许尤悄悄退出墓室,对谁也没有说这事儿,但自从出了墓室后他就一病不起,这病也是怪怪的,头昏脑涨,风湿麻木,腿肚子转筋,吃啥药都不行,病势一天比一天重,请了多少郎中来看,吃了几箩筐的药,就是不见效。

 有一天,白帝庙的和尚给许尤送来了一个偏方,说只有这个偏方才能救他的命。

 许尤打开一看,那根本不是什么药方,纸上只有一个字:油。

 许尤琢磨了半天,心里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尽管又怕又羞,但也没有办法,只好照着去做,于是他就乘旁人不在的时候偷偷钻进墓道,给墓室中的孔明灯上油。

blob.png

 说来也是奇怪,许尤每去上一次油,病就轻松一点,第二天接着上油,病又轻松了一点,如果不去上油,那病就越来越重,没办法,他只好天天去上油。可这油也得花钱买啊,一年下来,他搜刮来的钱财全都变成了油,流进了孔明灯,自己的家底花光了,只好向夫人讨,夫人的私房钱也用光了,但那盏孔明灯也奇了,无论你上多少油,就是装不满,但许尤又不敢停止上油,身上的病还在哟!

 这下,夫人不满了,俗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许尤知府当着,却没有钱,连老本都赔光了。

 夫人说:“相公啊,我早劝你不要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你不听,只当耳边风吹了,你想想,刘皇叔死了多少年,这夔州府来当官的人有多少?他们为什么不敢去打刘皇叔墓的主意?现在夔州府的油全被你买光了,看你拿啥子油去点灯?”

 许尤听了夫人的话,不觉有了三分愧意,但心里也觉得烦,他的手在梳妆台上一拍,喝道:“你吵个啥子?”

 这一拍刚好把夫人放在梳妆台上的梳头油瓶给打翻了,见了这瓶,许尤欣喜若狂:这儿不是有油吗?于是他赶紧把油瓶扶正,抓在手上,一溜烟地往墓室跑。他一步一跪,五步一叩,下了墓道,来到孔明灯前,高高举起了那瓶梳头油……

 这瓶里能有多少油?全倒了还不到灯盏的一半!

 可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许尤刚把那点油倒进那只以前从来没有满过的孔明灯,那油竟然一下子满了……

 许尤跪在地上不愿起来,满眼泪花,头磕得山响,额上磕出了几个苹果大的青包。

blob.png

 好久好久,许尤抬起头来,眼光刚好落在孔明灯前的石碑上,突然,他瞪大了眼睛:石碑上原先罚他上油点灯的字不见了,而是这么四个字:“奉公守节”!

 许尤后来还真的变成了清官,夔州府也因此而改名为奉节……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